叶子H2O

rua!

【零薰】妖与怪

零薰冬日企划 12.24 22:00-23:00

*第一次参加企划,写得不好轻点打()

*是黑豹零和人鱼薰,私设如山,ooc破天,逻辑全无

*有很多小伙伴的cb向客串

上一棒: @秋秋秋秋静er 



1.

今天是满月。

趴在大石头上的朔间零恹恹地算着日子。

满月日的黄昏是像他这样的妖精最虚弱的时刻。

不过相应的,当银白的月光覆盖整片森林时,他的力量将更进一步。

还好,也没有什么人类敢轻易地踏足这里,周边的其他领主们也都是老相识了,不会动什么手脚。

可是现在是正午时分……还是炎炎夏日的正午,树荫下也没有多么凉快。


突然一阵脚步声逐渐靠近,朔间零早已耷拉下去的耳朵瞬间竖起,警觉地直起身子。

察觉到了他的警惕,来人意识自己认错了豹。


“啊……还以为是凛月,认错了真是抱歉~”

陌生的甜腻嗓音中又夹杂了熟悉的名字,朔间零不由得认真打量起眼前的人。

衬着灰金色的眼瞳的金发柔顺而又似乎显得有些长,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泽。


“真刺眼喏,这样的色彩。”朔间零又趴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居然不怕自己还认识凛月,不过也就是个人类,就算自己再虚弱也打得过这么个赤手空拳的家伙。

“诶?”羽风薰感到有些被冒犯到,眉头微微皱起,语气也有些不善了起来,“我说啊,你这样说话是不是有些不礼貌啊?”

朔间零抬起眼皮看着他,莫名其妙道:“妖怪还要讲礼貌吗?”

“……”


羽风薰放弃了与朔间零的对话。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手上也做着顺气的动作。

朔间零觉得他就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生怕自己不知道他有在生气。


突然,羽风薰睁大了双眼,瞳中出现了星星光点——他闻到了水流的气息。

“嗯哼,我先走一步啦,拜拜~”

变脸似的笑着与黑豹挥手告别,羽风薰步伐都轻快了起来,朝着水流的方向离去。


朔间零轻轻摇了摇头,闭上双眼准备重新回归梦乡。

“哎,这样的天气里就适合起一些风喏。”

正享受着微凉湖风吹拂的黑豹猛地转身看向刚刚羽风薰离去的方向,红宝石般的眼瞳显出捕食者的凌厉,弓起身子,细长的尾巴一晃一晃。

“好香……是鱼?”

可恶,这样的炎热让自己引以为傲的嗅觉都失灵了,近在咫尺的食物都能分辨不出来!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羽风薰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甚至边走边开心的哼着曲调。


一直向前,直至穿过一小片密林之后,羽风薰像被那清澈的亮蓝施了魔法一样定定地站在了原地。

“哇——好漂亮的湖,居然有海那样的色彩!濑亲果真没骗我~”

欣喜之余,羽风薰不忘好好地把脱下来的衣服叠整齐了放在湖边光滑平整的石头上,然后纵身跃入湖中。



2.

待到月光洒满大地,天边再不见一丝日光,朔间零迈着轻巧的步子来到了湖边。

这里同属于他的领地——连带着周边的整片森林。

不说朔间零这样修炼了千百年的豹妖,豹子的夜视能力本就极佳——这样皎洁无暇的月光下,湖中满是粼粼波光,有些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鱼在水里是很正常的吧,没听谁说过鱼必须得在湖面上一眼就能看得见啊。

朔间零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犯了难,只好沿着湖边漫步,顺便等着某条鱼自己出现。

所幸,在灵敏嗅觉的帮助下,朔间零找到了那块放着衣服的石头。

和那身看着就很人类的衣服。


说实在话,朔间零第一次接触实体的人类衣服。

他作为妖精,化成人形时总是用法力将衣服幻化出来,样式是很久以前不知死活来到森林里的人类所穿的衣服样式,是束手束脚的狩猎服,和白天见到的羽风薰身上穿的宽松衣服截然不同。

他认识的妖精们,比如出了远门的后辈狼妖和熊妖,在隔壁领地呆着不肯见他的弟弟凛月和他的队友们,或者是自己的四个好友皆是如此,并不需要这样的实际存在的衣物……


大猫的本性暴露无遗。

等朔间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原先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弄的一团乱。

尖锐的爪子有几次勾在衣服的缝合线上,强行挣脱的结果就是衣服被扯破了。

黑色大猫坐在衣服堆里,不知所措。

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朝着这里快速游动,水面上泛开细细密密的涟漪。


“喂!你在干什么?”

伴随着探出头来的羽风薰的是几句怒喝。

他只带了这一身衣服啊——完了,回不去了。


朔间零耳朵上挂住了一部分衣服, 手脚也被缠住,完全挣脱不出来。

逃逸不了。

下一秒,不得已地化作了人形,满脸的委屈。

“oioioioioi…吾辈也不是故意的喏……羽风君不要生气。”


羽风薰感觉有些微妙。

不得不说,朔间零那张惊为天人的脸,救了他一命。

纵使羽风薰不怎么喜欢接触男性生物,也对着这张还算帅气的脸发不出火。

可是他弄坏了自己唯一的一套衣服诶,这个账……等等!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只要吾辈想,这一整片地方,没有得不到的消息喏~”


“哼,说的跟神一样。”羽风薰双臂交叉盯着朔间零,“那这位万能的朔间先生打算怎么赔偿我的衣服呢?”

“嗯嗯,羽风君很聪明哦,居然知道吾辈是谁。”

“不,并不知道,不过看你和凛月长得很像,居然猜对了吗?”

“濑名君没有告诉汝吗?”

“嗯?”


羽风薰才惊觉这事儿有点不对劲。

濑名泉一向慎重细心,面前的豹妖明显和凛月关系不浅,大家应该都相熟,既然告诉自己这里有这么漂亮的湖,照他平时的性格,不可能不出言说明这里的情况。

仔细想想……在离开那位国王先生的领地前一晚,濑亲好像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但是凛月一边说着“小濑不要担心,我来跟薰哥说~”一边拉走了自己,但实际上也只是找个地方让自己坐着当了黑豹一小会儿的枕头而已。

不会就是那个时候吧……


“呃,我不是故意擅闯你的领地,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朔间零突然感觉开脱有戏。

“那羽风君用什么作交换呢?”

羽风薰感到一阵头痛。

自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就有打算来投奔濑亲,身上什么都没有带。

“我身上没带东西……”声音越来越小,“要不然就,就这身衣服作交换?”

“那就这么说定了喏。”


“嗯,那个朔间桑,我能暂时在这里呆一段日子吗?等我朋友把衣服送过来我就离开。”

“羽风君不能自己用法力幻化衣服吗?”

“你们妖精可以吧,我是人鱼出身,不算妖,而是怪,做不到诶。”

原来是人鱼,确实是以前没见到过的种族。

“羽风君可以放心的呆在这里喏。不过吾辈晚上可能也在湖边休息,汝不用在意吾辈。”

羽风薰听完如释重负般舒出一口气,转身重新潜入了水中。

朔间零看着那一圈一圈涟漪离开岸边,往湖中央而去。

这个时候才看到,是湛蓝湖水中的一尾金色。



3.

于是乎,羽风薰就在这片森林里暂住了下来,平时就和水里的小精灵们一起玩耍戏水——虽然他不理解为什么那些女孩总是用和妈妈一样的目光看自己。


中间濑名泉来探望过一回,羽风薰就拜托他去人类城市给他带身衣服。

但是几个月过去了也没见他再来回应羽风薰的期盼。


至于朔间零,一天中有大半时间都在湖边休息,无所事事,羽风薰几乎随时都能看见他。


没有女孩能一起玩的时候羽风薰也会和朔间零一起聊聊天,从日常琐事到妖怪前景,什么都谈,时间久了,称呼都亲近不少。

在聊天途中还发现两人有几个共同的熟人,比如说深海奏汰。

作为一只拥有返祖血脉的海豚,深海奏汰被族群奉为神明,甚至在整片海洋中都有不俗的威信。

海豚一族一向与人鱼族交好,奏汰和身为人鱼贵族的羽风薰也一直私交颇深。


“我的说完了,轮到零君了,你和奏汰为什么会认识啊?”

“吾等妖精以前是有固定的会议的喏,深海君作为海中领袖一般的存在,来参加会议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那么陆地上是零君你咯?”

“是喏。”

“那天空呢?”

“是日日树君,一只非常活泼的玉爪。”

“哦!零是在呼唤我吗,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羽风薰“呜哇”地抖了抖。

他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纯白的海东青张扬着翅膀俯冲下来,在离羽风薰半米左右的高度堪堪停住。

“哇哦,瞧我看见了什么!一尾漂亮的金鳞人鱼~”

朔间零抬头看着好友,无奈出声道:“日日树君,汝吓到薰君了。”

日日树涉闻言化作人形站在朔间零旁边,银白色的长发衬着紫色的眼瞳格外明亮。

但是身上的衣服厚实得跟已经回暖许久的春天不太搭调。


“日日树君,汝这是什么衣服?”朔间零抱着胳膊疑惑得问道。

“我最近去的那个地方的民族服饰,怎么样,是不是很奇特很华丽呢~”

羽风薰看着那应该是由什么动物的外皮所制成的厚重袍子和十分夸张的毛领,在日日树涉期待的注视下僵硬地点了点头。

“嗯嗯,被人鱼先生认同了我感到十分的荣幸!感谢你的认可~”

高昂的声调让羽风薰汗颜——确实是很“活泼”。


“日日树君找吾辈是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有,就是来探望一下我们亲爱的魔王大人……但是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日日树涉惊奇又欣喜地对着朔间零,声音又高了几分,“零居然有除了我们几个的新朋友了,多么可喜可贺的事情呀!”

“薰君也是深海君的朋友哦?”

“那我也要做薰君的朋友,不然总感觉我被排挤了呢。”

日日树涉朝着羽风薰递了一个wink:“你可以叫我涉涉哦~”


羽风薰招架不住这样的热情,只好向朔间零投以求助的目光。

“kukuku……这样也挺好的嘛,多点朋友是好事喏。”



4.

日日树涉在太阳落山前就离开了,离开前还拉着朔间零到远一些的地方说了不少悄悄话。

羽风薰不喜欢探究别人的秘密,完全没有好奇。

不过有一件事请羽风薰倒是很在意。


接下来的几天里,羽风薰都在观察。

朔间零确实没什么朋友。

作为这片土地的领主,他备受敬仰,也为他人所惧怕。

两周前回来的两个后辈对他没什么惧怕,但却尊敬有余而亲近不足。

朔间零好像除了自己确实没什么人能聊得来了。


“什么嘛……零君也没有这么可怕吧。”

羽风薰趴在岸边的大石头上小声嘀咕着。

朔间零坐在旁边沉默不语,似乎是没有听见。


羽风薰向侧边看过去,刚想对着朔间零说什么,却发现对方正在神游天外。

“喂,零君在想什么呢?”


朔间零被唤回了神,又好像不是很清醒。

“吾辈在想,薰君的尾巴这么漂亮,会是什么触感……”

“噫!”羽风薰吓得双手一撑,往湖中退了些许,一整个戒备姿态,脸都有些红了。


朔间零的手顿在半空。

“嗯?有必要这么戒备吗……尾巴对汝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没……没有!”羽风薰飞速得摇了摇头,又想起了什么,脸更红了几分。


“我……我有点不舒服,回见!”

给朔间零留下的,只有金色的尾鳍拍打水面泛起的水波。


“啊——他到底知不知道尾巴对于人鱼一族代表着什么啊!这样的说辞可完全算得上是耍流氓了啊!”

羽风薰躲在另一侧的岸边,只留了半颗头在水面上。

尽管如此也不难看出他有些泛红的脸颊。


“薰君到底明不明白吾辈的意思啊……日日树君提的方法不会不管用吧。”

朔间零盘着腿依旧坐在石头上,若有所思地撑着下巴。


那天日日树涉的话自己倒是有好好记住。

“如果他同意了说明他心里有你嘛。”

“一次不成功也别气馁,也有可能他没意识到他愿意接受你呢?”

希望别把薰君吓跑了吧。



5.

羽风薰感觉自己好像被盯上了。

准确的说是自己的尾巴被盯上了。


只要朔间零在他旁边,基本都是盯着他的尾巴在看。


“那个,零君,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的尾巴啊?”

“感觉很漂亮喏,和薰君一样耀眼,有吸引人的光芒。”

“呃……你是不是不知道人鱼的尾巴让除了亲人以外的人摸了意味着什么啊?”

“不是汝自己说的,没什么特殊含义吗?”


如果能重来,羽风薰绝对会把自己的嘴堵上。

怎么就说了没意义啊!

脸皮薄真是个坏习惯。


“嗯,零君,我跟你说啊,尾巴不可以随便让别人摸的啊。”

“那薰君要摸吾辈的尾巴吗?”

“诶?”


朔间零把耳朵和尾巴显了出来。

黑豹将自己的一身皮毛保养得很不错,尾巴上的毛顺滑而富有光泽。


朔间零将尾巴尖甩在羽风薰面前,微微晃动着。

羽风薰有点慌张。

但是没等他反应,朔间零已经拉着他的手摸上了那条毛茸茸的尾巴。


不得不说,手感挺好的。

羽风薰没忍住多撸了几下。

朔间零有点舒服得发出了一声呼噜。


“啊,对不起!”羽风薰赶忙放开了手。

好丢人啊——对别人的尾巴这样好冒犯。


“所以,薰君能不能让小零摸一下尾巴喏~”

“唔啊,你别这样看着我啊。你这样装小孩子说真的有点恶心哦。”

“oioioi……真的不可以吗?”


……

他好像真的不知到人鱼尾巴的涵义。

可是让他摸也,不太好吧。


羽风薰有些纠结得皱起眉头。


“吾辈的触碰真的就这么让薰君难以接受吗……”

说间零的语气有些受伤,垂下了头,看不清表情。


羽风薰更纠结了。

好像,也没那么无法接受……自己作为身在朔间零身边的他唯一的朋友,这样对他也太让他伤心了吧。


罪恶感涌上心头。


“好吧好吧,可以摸。”

羽风薰看到朔间零一瞬间抬起了头,眼里闪着欣喜的光。

“只能摸一下!”



6.

“所以说啊,零那会儿真的可以算得上是耍流氓了哦!”

“可是薰也没告诉吾辈摸了尾巴汝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喏。”

“那我也是第一次被外人摸尾巴嘛,以前都是听别的族人说的,不知道到底会怎样啦。”

“oioioi……吾辈在薰眼里居然是外人……好伤心喏~”

“打住!哼哼,这套现在不管用了!”

“不过,同样是摸尾巴,汝与吾辈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呢。”

“你是妖,我是怪,不一样才对吧?”

“薰不要说妖与怪了喏,妖怪不分家喏。”

“那你也别摸我的尾……唔——”



end.

碎碎念。。。

我很烂就是说……

设定上是摸人鱼尾巴有x引诱……但是碍于太烂了没怎么写出来。

如果家人们能喜欢就再好不过啦。

下一棒: @指引你迈向明天的是 

评论(10)

热度(14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